有谁还记得何瑞修小哥的?虽然小何死了之后还是可以看到他的动态。为了留住小何我一个月都在做支线。

但怎么做何瑞修才能不死?年纪轻轻的猫奴就这么走了

假如owl要和crow kiss

鸟的kiss等于打架(打/架)

左边还有一张十分gay的,只不过电脑和爸手机用同一个账户,我要是拍了就惨死在家里了。

干。

d5的cp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拉郎cp。

这样有什么乐趣可言,只是满足你们的傻逼性幻想。

我知道会被骂死。

瞎几把画

发一只老婆
(崩了)
画风辣眼自行避雷

无意在图书馆发现的书
看完我整个人都曹操了

程日立
第一次使用这种风格
忽视旁边的张昭
披风借鉴口三
我怎么会喜欢这种老人类的(捂脸)

睿某的中毒全过程

不知怎么的,看了后院第十话@花中雨,就好奇繇攸这种大叔x大叔
上了百度看了些文章,之后中毒越来越深。
下了lofter后就更加沉迷这对cp
还是感谢@认真当咸鱼的sireh写的落过半生,超爱他们的
(废话那么多不就是懒得写文章吗)

超喜欢繇攸这对!

【二】写着玩玩

“啪———”
日光灯被猛的打开,强烈的灯光令曹操顿时清醒,睁开双眼,却因不适应灯光不上眼睛。
好些时间,曹操才适应室内。
双手被尼龙绳绑在身后,额头大颗的汗水滑落在脸的两侧,一股瘙痒感刺激着大脑。
“曹总,好久不见啊”袁绍阴阳怪气地声音响起,他拿起桌上的红酒,抿了抿“你认为我会忍气吞声看着当年的小弟超越我袁本初吗?”“你难道就想用这种手段吗?那可不高明。”曹操的语气中带着愤怒。